網站地圖 | English
 
2019年1季度中國信托業發展評析
發布時間:2019-06-06 10:48:47

來源:中國信托業協會官網

   2018年下半年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中央政策基調由“強監管、去杠桿”轉向“穩增長、穩杠桿”,今年一季度以來“寬貨幣”向“寬信用”傳導效率改善,信托融資需求回暖,尤其是基礎設施領域,疊加經濟預期改善、前期通道亂象整治緩釋風險,2018年被動收縮趨勢逐漸收斂,信托主動投放意愿增強。

一、信托資產規模下行趨勢收斂,固有資產保持增長

(一)信托資產

    截至2019年1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規模為22.54萬億元,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0.7%,降幅進一步縮窄;同比增速較2018年1季度末的16.6%放緩至­12.0%,預計下一季度信托資產規模將呈現企穩回升態勢。其中,融資類信托規模為4.62萬億元,較2018年4季度末增加約2710億元,占比由19%升至20%;投資類信托規模為5.19萬億元,較2018年4季度末增加861億元,占比由22%升至23%;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為12.73萬億元,較2018年第4季度末減少5191億元,盡管占比仍接近60%,但較2018年4季度末繼續回落2個百分點。

 

圖1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信托資產及其同比增速

    從信托資金來源來看,截至2019年1季度末,單一資金信托占比為42.30%,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1.03個百分點;集合資金信托占比為42.10%,較2018年4季度末上升1.98個百分點;管理財產類信托占比為15.59%,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0.96個百分點。在當前去通道、去嵌套的嚴肅監管氛圍下,傳統銀信合作通道業務規模仍在收縮,集合資金信托占比不斷提高,與單一資金信托占比平分秋色。近年來,信托公司普遍加強財富渠道建設,注重主動管理能力培養,集合資金信托占比有望進一步提升。

 

圖2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信托資產按功能分類的規模及其占比

(二)固有資產

    截至2019年1季度末,固有資產規模為7270億元,較2018年1季度末增長8.8%;較2018年4季度末增長1.1%。

    從固有資產類別來看,投資類資產占比仍最大,且呈小幅上升趨勢,2019年1季度末占比為80.11%,較2018年4季度末上升2.32個百分點;貨幣類資產占比較上季度末下降3.09個百分點;貸款類資產占比較上季度末上升0.81個百分點。投資類資產占比呈現小幅上升趨勢,這表明信托公司日益重視固有資金的運用效率,增加長期股權、投資類業務的配置比重。

    從所有者權益的構成來看,截至2019年1季度末,實收資本為2654.15億元,占比為44.54%,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1.62個百分點;未分配利潤為1762.18億元,占比為29.57%,較2018年4季度上升1.2個百分點。在防范系統性風險的底線思維導向下,監管機構將進一步督促信托公司強化資本管理,以滿足抵御固有業務非預期損失和作為受托人履職不當所導致非預期損失的需要,部分信托公司未來或將進一步增資擴股。

 

圖3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所有者權益及其同比增速

(三)風險項目

    截至2019年1季度末,信托行業風險項目1006個,規模為2830.59億元,信托資產風險率為1.26%,較2018年4季度末上升0.28個百分點。其中,集合類信托占比61.57%,較去年4季度末下降0.17個百分點。這主要源于去年金融“去杠桿、強監管”政策下,銀行表外資金加速回表,同時平臺公司舉債受到限制,企業現金流相對緊張,少數信托公司展業比較激進,信用下沉較大,導致逾期甚至違約事件增多。自“資管新規”出臺之后,信托公司普遍加強主動管理能力與風控能力建設,信托行業總體風險可控。

 

圖4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信托資產風險率

 二、經營業績增速有所回落,但信托報酬率明顯提高

(一)經營業績

    2019年第1季度,信托業實現經營收入230.58億元,較2018年1季度減少5.25%;利潤總額為184.97億元,較2018年1季度上增長10.32%,增速較前兩個季度明顯回落。

圖5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經營收入、利潤總額及其同比增速

(二)收入結構

    2019年第1季度,信托業務收入168.42億元,較2018年第1季度減少7.48%,占比73.05%,較2018年第4季度上升4.51個百分點;固有業務收入59.74億元,較2018年第1季度增長2.00%,占比25.91%,較2018年第4季度下降0.01個百分點。在中央強調金融回歸主業的政策導向下,信托公司大力發展信托業務,信托業務收入成為行業利潤貢獻的主要來源。

圖6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信托業務收入、固有業務收入及其同比增速

(三)經營效率

    從人均創利來看,2019年第1季度人均利潤72.21萬元,較2018年第1季度增長17.50%。近年來,信托公司紛紛加強公司治理,提升信息化水平,精簡中后臺人員,優化內部管理流程,不斷向精細化與智能化靠攏,行業人均創利有望進一步提高。

    從信托報酬率來看,2019年第1季度平均年化綜合信托報酬率0.43%,較去年明顯提高。這主要源于:去年“資管新規”落地后,通道與多層嵌套業務不斷清理與壓縮,信托公司主動管理能力增強,信托業務結構優化,帶動信托報酬率提高。

 

圖7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人均利潤與信托報酬率

三、服務實體經濟力度不減,地產與基建信托投資反彈

    從信托資金的投向來看,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工商企業的信托資金占比依然穩居榜首,其后依次為金融機構、基礎產業、房地產、證券投資等。相較于2018年4季度末,投向基礎產業與房地產領域的信托資金占比有所上升;投向金融機構與證券投資領域的信托資金占比有所下降。

 

圖8  2015年Q1—2019年Q1季度信托資產投向及其占比

(一)工商企業

    自2012年2季度以來,工商企業始終處于信托資金投向的第一大領域。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工商企業的信托資金余額5.67萬億元,較2018年1季度末下降7.89%,占比29.80%,較2018年4季度末小幅下降0.1個百分點。近年來,信托公司積極響應國家要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號召,加大對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尤其是戰略新興領域。

(二)金融機構

    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余額2.92萬億元,較2018年1季度末減少23.82%,占比15.37%,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0.62個百分點。自2017年1季度以來,流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占比呈現逐步下降趨勢,這主要源于:近兩年來監管部門加大對金融同業業務的整治力度,限制或禁止通道與多層嵌套的監管套利行為。去年四季度以來,中央政策基調轉向“穩增長、穩杠桿”,銀信合作監管尺度有所緩和,信保合作相關政策規定正迎來調整,信托金融同業業務有望逐步回歸常態。

(三)基礎產業

    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基礎產業的信托資金余額2.81萬億元,較2018年1季度末減少9.57%,占比14.77%,較2018年4季度末上升0.19個百分點。去年四季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出臺,提示地方政府化解隱性債務風險,防范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增強了金融機構對平臺公司融資的信心,信政合作業務迎來政策“拐點”。作為國家逆周期調節的重要手段,年初以來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明顯提速,預計未來流向基礎產業的信托資金或進一步增加。

(四)房地產

    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房地產的信托資金余額2.81萬億元,占比14.75%,較2018年4季度末上升0.56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以來,全國首套房平均貸款利率回落,商品房銷售有所回暖,房企新開工意愿增強,預計短期內房企的信托融資需求或難以降低。

(五)證券投資

    截至2019年1季度末,投向證券投資的信托資金余額2.14萬億元,較2018年1季度末減少28.40%,占比11.26%,較2018年4季度末下降0.33個百分點,其中,投向股票的資金占比上升0.31個百分點,投向債券的資金占比下降0.7個百分點,這主要源于:去年四季度以來,央行“寬貨幣”政策持續推進,A股市場迎來估值修復行情,借助信托渠道流向股票的資金略有增多。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表現與社融數據均超預期,央行一季度例會暗示貨幣政策進入“觀察期”,保持松緊適度,預計短期內證券投資信托或難以大幅增加。

四、重視財富直銷渠道建設,積極拓寬信托展業空間

(一)發揮信托制度靈活優勢,響應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號召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過去10多年,在銀行信貸覆蓋范圍受限、證券市場不夠發達的背景下,信托有效彌補了傳統融資渠道的不足,有效地緩解了金融體系中供給過剩與供給不足并存的問題。信托公司應繼續發揮信托制度靈活優勢,積極踐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解決實體經濟短板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貢獻力量,支持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發展,助力“中國制造2025”、“一帶一路”、“鄉村振興”等國家重大戰略的落地。

(二)加大創新業務推進力度,服務信托或迎來發展良機

    在我國超前消費觀念不斷增強、高凈值人群數量不斷增多的社會背景下,消費信貸與家族財富保值增值與傳承的需求日益旺盛,多家信托公司已將消費金融與家族信托作為重點打造的創新業務板塊。2018年底,銀保監會黃洪副主席在中國信托業年會上提出“信托業務堅持發展具有直接融資特點的資金信托,發展以受托管理為特點的服務信托,發展體現社會責任的公益(慈善)信托”。官方首次提出“服務信托”概念,明確服務信托不同于資金信托,服務信托或迎來發展契機。

(三)加大財富直銷渠道建設,積極適應監管新環境

    “資管新規”對通道與多層嵌套進行規范,金融同業資金投資信托產品受到更多約束,信托產品募集資金難度增大,倒逼信托公司加強自身財富銷售能力。相較于過去一年風險頻發的P2P與私募平臺產品,信托的品牌信用與風控能力優勢明顯,信托財富直銷渠道建設正當其時。近年來,不少信托公司紛紛在經濟發達、高凈值人群密集的一二線城市籌建財富中心,大量招聘財富中心負責人、財富規劃師、財富經理等崗位人才,積極適應新的監管環境。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